• 无障碍浏览
  • 住建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住建文化

    谈瀛洲:上海是中国最具现代性的城市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19年09月02日

    谈峥是地道的上海人,自小生长生活在上海,既然要谈上海城市的变迁,自然就从他的童年开始了。

    “我是1966年出生的。我的童年时代,主要是在七十年代度过的。1984年进入复旦大学。那时我居住在上海的卢湾区。以前心目中的上海,范围要比现在小得多,一般在乘坐公交车半小时的范围内。当时坐公交车要半小时就能到达的虹口公园,那时我们认为是属于城市边缘的地方;而要一小时才能到达的复旦大学,则根本不属于上海,而属于上海周边的乡下地区。从行政区划上来说也是这样,复旦当时是属于宝山县的,直到后来才划归杨浦区。”

    不论如何,对于这个生长生活的城市,谈峥还是有着浓浓的归属感。“对上海的归属感,可能和一个生活在一个小城镇里的人感到的归属感不同。

    “因为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只有一两千人的小城镇,基本上你可以认识这个城镇上所有的人,他们中许多会是你的朋友、亲戚,或朋友的朋友、亲戚的亲戚。对这个城镇的所有角落,你也可以非常熟悉。

    “但上海不同。上海太大了,不管你在这里生活多久,你都只能认识这里的很小一部分人;不管你在这里生活多久,都有你从来没有涉足的街道。如果你不去约一个朋友见面,可能过十年你都不可能在马路上撞见他。”

    谈峥曾在一篇文章中提起过一句。“我来写关于郜元宝的印象,应该是很合适的:我跟他几乎每星期都见面。这在上海这样一个人情冷落的大城市,算是很不易的了。”

    确实,随着城市面积的不断扩大,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的朋友可能数年也不会见上一面,更别说在马路上碰到。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他才有了“人情冷落”这个说法吧。

    对于上海城市的变化,每一代人的感觉都不一样。现在如果说复旦大学不属于上海,绝对是个笑话。但对于以往的多数人来说,那里根本就不叫上海。

    谈峥说到自己现在居住的地方,是在比复旦校园离市中心还要远一些的翔殷路,属于上海的杨浦区。但是“几年前我的老祖母在我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她在回家去之前,就对我说,‘我要回上海去了。’对她来说,这里还是不属于上海。”

    谈峥去过国内外很多城市,他说,城市存在的必要性与最大好处,就是能在短距离内满足人们对文化与物质产品的多种需要。在他的感觉中,上海可以说是中国最具现代感的城市。“在上海生活的最大便捷,当然是它的物质与文化商品的丰富,这里有许多的高校、图书馆、博物馆、剧场、电影院,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许多产品,这里都能买到。”

    可以说上海给了我中国最具现代性的生活,谈峥说道。但是,现代性有好的方面,也有很多不好的方面。

    “上海是一个在迅速扩大的城市。当然,因为中国正处在城市化的进程中,这是不可避免的。但随着城市的扩大,快捷、廉价的市内交通,必须同步地快速发展起来。这方面上海今年大有改善,但我觉得还不够。”

    “另外,城市人口增加了,消费也增加了,相应地,丢弃的垃圾、排出的废水废气也增加了。如何改善环境、消除污染,还是上海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从我个人的体验来说,上海的空气质量这几年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恶化了,这是一个所有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同时,这座城市正在变得越来越庞大,人口也变得越来越众多,去一个地方常常要花上一个小时甚至更多,很多地方也变得越来越拥挤。”

    文化

    上海独有的历史造就了它特有的海派文化,对于海派文化的概念不同人的理解不尽相同。

    对于这点,谈峥提出了一个很学术性的解释:海派文化并不是某个文学或艺术流派,它只是指上海的文化产品所松散地具有的一些共同的特征。

    他认为,从正面来看,海派文化是东西方文化交汇的产物,它非常有活力,带有很多新鲜的东西,不受旧的规矩的约束。

    但从负面来看,那就是它的商业性比较强,而且在涉及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时候,它的底蕴不是十分的深厚。

    “因为上海的历史较短,所以上海在中国的整个人文历史中占有重要地位的时间不长。但它在中国现代文化的发展中,和它在中国现代经济的发展中起着同样重要的作用。因为它是一个东西方文化交汇的地方,很多新的思想、新的观念、新的文化形式与体裁,是从这里输入中国的。很多著名的文人,都在这里工作与生活过,比如鲁迅、茅盾、郁达夫、徐志摩、巴金等等。中国现代的出版业,如商务印书馆,新闻业,如《申报》等,还有电影业,都是在上海率先发展起来的。同时,相对自由、安全的文化环境,也给上海的文化发展提供了一个适宜的氛围。

    “上海城市化的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海派文化,因为如前面所提到的鲁迅、郁达夫、徐志摩等人,都是从上海周边的较小的城市,如绍兴、富阳、海宁,汇聚到上海来的。

    “同时,上海的百年殖民史,在外滩留下了被称为“万国博物馆”的建筑遗产。尽管它是上海的一个宝贵的文化与历史的遗留,但我们必须意识到,毕竟它是殖民者强加在我们身上的一些东西的象征,而且它的体量还不是十分的大,而且,它所体现的建筑风格,也并不如我们想象的这么多。”

    谈峥觉得,尽管这些海派文化的象征和代表在某种程度上是上海人引以为自豪的东西,但上海人并不能以此为满足,应当在新的时代,开创出更丰富的文化。

    世博

    对于世博会在上海的召开,谈峥的感觉最明显的是,世博会首先带来了城市面貌的变化。“许多地方变得更清洁,更美观了;也带来了城市交通的变化,轨道交通的线路更多了,出行更快速了。”

    对于在世博会上中国的展示,谈峥觉得,中国应该在世博会上展示出古代文明的伟大成就,以及中国各地丰富的地方文化与民间传统。当然,光有这些是不够的,还要展示当代中国在文化与经济领域取得的成就。

    他说,世界上许多国家,如爱尔兰、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这些年都在中国不遗余力的推广自己的文化,推销自己的文化产品。从这一点来说,中国是相对落后的。这次的世博会再次给许多国家提供了在中国提高自己的文化影响力的机会。同时也未尝不是中国向世界展示自己文化产品的机会,在这次世博会举行的中外文化交流活动中,上海作家当然可以从外国作家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同时也可以把自己的优秀作品介绍给外国。

    背景资料:

    谈瀛洲,原名谈峥,谈瀛洲是他的笔名。除了作家的身份,还有一个身份似乎更加醒目一些。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专著《莎评简史》,散文集《诗意的微醺》、《那充满魅惑力的舞蹈》,历史剧《梁武帝》、《王莽》、《秦始皇》,与于海江合译美国人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博士著《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此外,他还曾担任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译文》杂志总策划,中国传记文学研究会理事。